考古学家发现匈奴“三连城” 解密“龙城”猜想

蒙联合考古队发现匈奴“三连城”遗迹诸多证据指向传说中的“龙城”

考古学家解密匈奴“龙城”猜想

“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王昌龄在《出塞》中提到的“龙城”就是古代匈奴的首都,但“龙城”到底在哪儿却一直是一个千古之谜。近日,中国与蒙古国联合考古团队宣布,在蒙古国中部地区发现距今约2000年的疑似匈奴单于庭“龙城”遗址。这个“龙城”是什么样子的?和传说中的“龙城”有哪些异同之处?近日,负责此次考古的中方领队向北京青年报记者揭开了这处“龙城”的神秘面纱。

考古学家发现匈奴“三连城”

中国与蒙古联合考古队人员近日发布消息说,在蒙古国中部地区发现距今约2000年的疑似匈奴单于庭“龙城”遗址,即匈奴人的统治中心和重要礼制性场所遗址。

资料显示,“龙城”在《史记》《汉书》《后汉书》中都有记载,有学者认为龙城与匈奴的都城单于庭是同一个地方。据记载,汉朝大将卫青曾在对匈奴的战争中在“龙城”取得胜利。由于“龙城”的特殊地位,此战被视为一次重大的历史事件。

负责此次考古调查的中蒙考古队中方领队、中国内蒙古博物院院长陈永志接受北青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对该处遗址的考古调查已经持续了五年。“考古的地点纬度很高,9月就会下雪,因此我们每年的时间只有7月到9月这三个月。此前的几次考古中我们发现,这处遗址有三个城垣,三座城排成一线,共用一个中轴线,彼此相距仅有100米左右。”

“这种形式我们叫‘三连城’,虽然以前在匈奴的考古遗址中也有发现过两连城等,但‘三连城’这种形式还是非常罕见的。”陈永志说。

最新的考古发现,让这个奇怪的城市遗址,和传说中的“龙城”有了更多关联。

台顶发现奇特羊头骨

陈永志介绍,此次考古学家调查的是“三连城”中位于中间的一座城。在城中心发现了一座大型祭祀性建筑台基遗迹。“这是一个用黏性较大的红土做的正方形台子。在台子的顶部我们发现了曾被人大量踩踏的痕迹。我们经过调查确认,台子所用的红土并非这处遗址所产,而是从远处特意运过来的。”

有趣的是,在台子的正中央,考古学家发现了用羊头骨和羊腿骨摆成的造型。“羊头的朝向是北方,这和匈奴墓地的朝向是一致的。类似的用羊头骨摆出来的造型现在也会出现在当地游牧民族的祭祀活动中。”

另外,考古学家在台子周围共发现有36个大型圆形柱洞,陈永志说,这些洞里发现了木材的痕迹,说明在台子周边曾有回廊。“通过这些发现,我们可以确认,这处台子是一个匈奴的祭祀台。”

而根据记载,“龙城”正是匈奴人的一处重要祭祀场所,用于祭祀祖先、鬼神和天地。

多重证据指向匈奴“龙城”

那么这里是否就是“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里所提到的“龙城”呢?

陈永志介绍,之所以认为此次发现的祭祀台属于匈奴“龙城”,原因之一是去年中蒙考古学家在杭爱山东南发现了东汉军队留下的摩崖《燕然山铭》,其中提到汉军曾焚烧“龙庭”。“此次发现匈奴祭祀台的位置处于杭爱山北麓,和《燕然山铭》发现的地方都在绕杭爱山的交通要道上,符合汉军攻击‘龙城’后凯旋的路线。”

其次,三连城遗址的位置水草丰美,三座城加在一起,规模超过目前已确认的所有匈奴时期城市遗址,可见三连城的地位不一般。

再次,在三连城遗址周边,发现了多处匈奴贵族墓葬,出土了包括金银器、汉地青铜器在内很多重要文物,部分墓葬被考古学家确认系匈奴单于墓,由此可见匈奴贵族对该遗址的重视。

最后,从此次出土的祭祀台和城市情况来看,该城市内没有明显的人类居住痕迹,也不具备军事防御功能,而是具有特殊功能的匈奴时期城市遗址。

陈永志表示,此次发现的祭祀台进一步印证了漠北匈奴人在单于庭“龙城”进行的“春夏秋”三季祭祀活动。因此初步推断,三连城遗址,很可能是文献中记载的单于庭“龙城”遗址。“当然,由于匈奴没有文字,目前还缺少决定性的证据。但在三连城遗址还有部分区域尚未进行考古发掘,我们期待以后能够获得这一地区是否就是失踪近2000年的‘龙城’的确切证据。”

汉代史研究专家表示,“龙城”在汉朝与匈奴的历史中都具有重要意义,如果此次发现能够确认“龙城”的位置,将对我们重现当年那段波澜壮阔的历史提供大量参考,大大推进对当时不同民族交流情况的研究。(记者屈畅)

责任编辑: 闫小芳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