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后,日军前来收尸,为何给八路军留下感谢信?

勇敢坚毅的中国人民在波澜壮阔的抗日战争中,涌现出了许多令人啧啧称奇的传奇之战。1939年10月25日发生在山东省临朐县五井镇的那场激战,就是其中颇具代表性的一个。700多日、伪军偷袭八路军,不仅100多名伪军被击毙,余部吓得狼狈逃窜,40余名日军除一人被俘外也全部丢了命。更奇的是,日军在战后竟然还专门给八路军留下了一封感谢信……

请关注今日《解放军报》的报道——

收尸日军为何留下感谢信?

■王贞勤

毛主席接见钱钧(右一)、许世友(右二)。资料照片

勇敢坚毅的中国人民在波澜壮阔的抗日战争中,涌现出了许多令人啧啧称奇的传奇之战。1939年10月25日发生在山东省临朐县五井镇的那场激战,就是其中颇具代表性的一个。700多日、伪军偷袭八路军,不仅100多名伪军被击毙,余部吓得狼狈逃窜,40余名日军除一人被俘外也全部丢了命。更奇的是,日军在战后竟然还专门给八路军留下了一封感谢信……

1939年8月,八路军山东纵队第1支队在司令员马保三、副司令员钱钧的率领下进驻临朐县,司令部驻在茹家庄。他们将3营两个连的兵力放在嵩山脚下的暖水河一带,1营营部和1、2两个连队驻防在距司令部以北8华里的五井镇,3连设防平安峪一带,为粉碎敌人新的大“扫荡”作准备。

五井镇距临朐城30多华里,是临朐通往鲁南南麻、莱芜的必经之地,战略地位非常重要。这个镇子四周是石砌围墙,高五六米,四面各有一门,东门最为高大。第1支队很重视这个地方,不但派驻了较多的兵力,而且钱钧也亲自驻在这里,以便在紧急情况下能及时指挥作战。

钱钧是八路军的一名骁勇战将,1905出生于河南省光山县,1927年参加红军,历任红四方面军手枪队长、团长、师参谋长,并参加了长征。抗日战争爆发后,先后任八路军第129师教导团团长、八路军山东纵队第4支队第2团团长等职。

当年八路军和日军激战过的莲花山。资料照片

钱钧在五井一面抓紧练兵,一面发动群众。他发现五井镇东边约300米远有一座莲花山,是该地区的制高点,就在那里放了一个班哨,时刻警戒临朐城的敌人。

1939年10月25日凌晨2时许,钱钧突然被东门外激烈的枪声惊醒。清脆的三八枪声告诉他,是日军来了。钱钧和1营营长李福泽立即赶赴东门组织反击。这时,钱钧还听到设在莲花山上的班哨报告,莲花山被鬼子占领了。

钱钧迅速部署兵力:1连守东门,监视南门;2连到北门,兼顾东北角炮台处。同时,选派几名侦察员出镇迅速摸清敌情。

侦察员从一名伪军俘虏口中得知:40余名日军是从临朐城来的,700余名伪军是从青州、临朐两个地方来的。眼下日军都集中在莲花山上,配有八二迫击炮、掷弹筒、轻重机枪等武器。

听完侦察员的报告,钱钧心里有了底:从来犯之敌的人数和火力配备情况看,估计敌人不会有牵制五井向南进攻司令部的企图,只要在这里给其有力反击,最多午后,他们就会退走。拂晓偷袭,午后返回驻地,这是日军常用的战法。而我军眼下虽然只有两个连,同敌人一比好像处于劣势,但附近我军较多,再加上群众的积极支援,完全可以变被动为主动。

这时,敌人从东门、北门和炮台处同时向八路军发起疯狂的进攻。借着炮火的闪光,钱钧搞清了敌人进攻的阵势:东门是日军,北门和炮台处是伪军。他们没料到,这正给了八路军各个击破的好机会。钱钧当机立断,由他在东门指挥战斗,命令李福泽营长赶去北门指挥,指示首先要打掉伪军的嚣张气焰。

李营长在北门一面组织反击,一面命令副连长鲍汉源带一个排出了北门,向敌侧翼运动。伪军正在进攻时,突然侧后枪声大作,杀声震天,八路军的迂回部队和闻枪声赶来支援的临朐县独立营向敌人开火了。伪军受到夹击,乱了阵脚,伪军大队长被击毙,剩下的“树倒猢狲散”,都狼狈逃命去了。

击溃北门的伪军后,钱钧调整部署,加强了东门的防守力量。这时,东门也受到日军的猛烈攻击,但一次次均被打退,而鬼子显然不甘心失败,仍然没有撤退迹象。

钱钧见敌人已被拖住,就命令镇子外的部队向莲花山侧冀迂回,同时命令通信员到茹家庄司令部驻地向马保三司令员报告战况,请调机炮连火速前来参战,并传令驻扎在平安峪的3连也火速赶来投入战斗。

战斗还在继续。太阳已从东方升起,日军布阵情况清晰可见。为了迷惑敌人,一个战士用步枪挑着军帽贴着围墙往上一举,立即引来敌人的一阵子弹。军帽时隐时现,位置不断变换,招引敌人不停地向军帽射击。有几个战士看这个办法奏效,也仿效着吸引敌人火力,其他战士则借机瞄准射击敌人。

但好一会儿,不见敌人进攻。“敌人又在搞什么鬼名堂?难道要逃跑?”钱钧分析着,判断着。果然,日军开始向莲花山收缩了。这时,八路军机炮连奉命赶到,并且从司令部带来了青州、临朐之敌暂无兵力向五井增援的可靠情报。

钱钧见围歼敌人的战机已经成熟,命令部队:立即出击,夺回莲花山。

进攻开始了,八路军战士勇如猛虎,向山上冲锋。山上守敌凭借着有利地形和几件重武器,负隅顽抗。这时,我们的迫击炮怒吼了。在炮火支援下,八路军指战员巧妙地利用地形地物,迅速接近山头。穷凶极恶的日军端着刺刀,嚎叫着向八路军反扑,战士们同敌人进行了肉搏战。日军渐渐不支,只好夺路下山逃窜。战士们紧紧追赶,把敌人团团包围在莲花山东北山脚下的一片坟地里。

这时,三连已从平安峪赶来,从南面山上压了下来。日军处于四面包围之中,已成瓮中之鳖。八路军发起最后冲锋,在喊杀声中攻占坟地,终于消灭了所有残敌。

当年五井战斗旧址。资料照片

至此,五井战斗胜利结束。除伪军留下100多具尸体外,日军40余人有一人因掉在枯井里当了俘虏,其余全部被击毙。八路军总计缴获八二迫击炮两门、机枪4挺、步枪100余支和一批手榴弹,日军中队长木莫、小队长岩井和石日,也全在这次战斗中丧命。

五井战斗胜利的消息,很快传遍了沂蒙山区。慰劳八路军的乡亲们送来了煎饼和染红了皮的鸡蛋,还送来了猪羊,感谢八路军为他们出了气。

打扫完战场后,钱钧命令将日军留下的全部尸体进行清洗,裹上白布,尸体上放着各种宣传品。接着,给驻临朐城的日军送去一信,内称:“贵军于25日在五井与八路军激战终日,贵军官兵全部阵亡,尸体俱全,现放在莲花山庙前,希接知后酌情处理。如需帮助,愿尽力为之。查日军侵华以来遭遇中国人民之坚决抵抗,八路军配合人民,持久抗战,誓死打败日军,收复失地,不达目的,决不罢休!敬候明察。”

数日后,日军数百人前来收尸,走时留下一封信:“贵军人道主义,本军钦佩,留下尸体完整无损,特此谢意。”

当时,附近一些群众对钱钧的这一做法非常不理解,认为不应该同残暴的日军讲人道。钱钧听说后,笑了笑说:“其实,这正是中央军委的意见,为的是从政治上打击和瓦解敌人。”此后,第1支队在群众中加强了有关对敌军政策的宣传,逐渐取得了人民群众对这一政策的理解和拥护。

全国抗战爆发后,中国共产党就开始重视敌军工作。1937年9月25日,中共中央和八路军总指挥朱德、副总指挥彭德怀分别发布了《中国共产党告日本陆海军士兵宣言》和《八路军告日本士兵书》,向日军士兵宣布了中国军民奉行的优待俘虏的政策,并号召日军士兵掉转枪口,反对侵略战争。1938年10月,毛泽东在中共六届六中全会上再次要求八路军、新四军各部队尊重并优待日军俘虏,促进反侵略这一统一战线的建立和发展。1939年10月2日,总政治部发出《关于日伪军工作的训令》,提出了对日军和伪军工作的主要方针:消灭与争取并进,反正与瓦解并进。正是在中国共产党和人民军队的不懈努力与争取下,不少侵华日军士兵先后掉转枪口加入了反战同盟,成为世界反法西斯战线的重要一员。

五井歼灭战的规模虽然不是很大,歼敌也不是很多,但在山东抗战的初期阶段,它对提升我军民士气、打击敌军嚣张气焰所起的作用是巨大的。1939年11月3日,中共山东分局机关报《大众日报》为此发表题为《庆祝临朐大胜利》的社论,称赞五井之战“是一个伟大的胜利”,并且是“山东抗战两年来最模范的胜利战斗”。

新中国成立后,钱钧先后任浙江省军区司令员和南京军区副司令员等职,1955年被授予中将军衔,1990年逝世。

责任编辑: 闫小芳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