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公岭传奇:21位烈士90年前血染万州

万州革命烈士陵园

当年的鸡公岭倒碑黄葛树

核心提示

1927年大革命失败后,中共中央于8月7日在汉口召开紧急会议,批判和纠正了陈独秀右倾机会主义错误,确定实行土地革命和武装起义的方针。

为贯彻落实八七会议精神和四川省委在1928年2月制订的《春荒暴动大纲》,在1927年6月至1928年9月这段时间里,重庆各地掀起了此起彼伏的革命斗争浪潮,作为下川东重要革命中心的万州自不例外,在曾润百、周伯仕等人的领导下,革命志士们积极准备万县兵变,与国民党反动派及其走狗四川军阀,进行了艰苦卓绝的斗争。面对敌人的屠刀,革命志士厉声反击:“头可断,共不可反!”其浩然正气,彪炳千古,流芳青史。

“打倒军阀!”“共产党万岁!”

1928年6月16日,万县鸡公岭倒碑黄葛树下,21名革命志士面对黑洞洞的枪眼,高呼革命口号,倒在了血泊之中。

事后,驻扎在万县的四川军阀杨森在被枪杀的革命志士曾润百的案卷上写下了“其才可贵,其人可恶,该杀”的批示。

他们之中的大部分都是杨森机枪连的骨干,但他们还有另外一个更重要的身份——万县兵变的参与者。90年后,当年见证这一切的那棵黄葛树早已消失,21名革命志士的牺牲之地已变成了万州区高笋塘街道新城路居民区。

近日,记者前往万州,重走万县兵变的发生之地。

重建党组织

曾润百策划武装暴动

7月20日,万州革命烈士陵园。当记者看到园内烈士事迹陈列馆展出的1000余幅照片时,敬佩之情油然而生。

“万县兵变的故事,就要从他说起。”万州区委党史研究室副主任熊世忠指着墙上一幅年轻男子的画像说。画面中的男子神情严肃,眉目中露出对胜利的渴望。他就是曾参加过顺泸起义,后担任中共万县县委第一任书记的曾润百。

时光回到1928年初春,一艘从重庆开来的下水船驶进万县码头。乘客中,20余岁的曾润百,布衣布鞋,向人们打听如何前往位于新城路附近的《万县日报》编辑部。

“曾润百当时来万县的目的除了组织第一届中共万县县委外,还要贯彻省委制订的《四川暴动行动大纲》,伺机领导暴动。”熊世忠说。

原来,随着大革命的失败和八七会议的召开,中共中央确定了实行土地革命和武装起义的总方针。1927年11月27日,四川临时省委拟定了《四川暴动计划》,1928年2月,又制订了《四川暴动行动大纲》,明确提出以“农民暴动为中心,土地革命为目的”的行动计划,并派出曾润百等多人前往万县、涪陵、潼南等地,重建党组织,伺机发动武装斗争,进而建立苏维埃政权。

曾润百上岸后,住在三马路的一个旅馆里,然后到新城路附近的《万县日报》编辑部,见到了在那里担任编辑的周伯仕,并与时任杨森军部手枪连连长的雷震寰取得了联系。随后,三人建立了第一届中共万县县委,曾润百任书记,周伯仕、雷震寰任委员。

中共万县县委成立后,策划武装暴动一事被提上了议事日程。

游客在万州革命烈士陵园内的烈士事迹陈列馆,了解革命志士的事迹。

曾润百

歃血为盟

兵变蓄势待发

走出烈士事迹陈列馆,沿着太白岩拾级而上,一个天然山洞映入记者眼帘。

“这就是位于太白岩上的纯阳洞,当年在鸡公岭牺牲的志士中,有10多名骨干成员就是在此结拜。”万州革命烈士陵园管理中心主任刘成全介绍。

得到省委指示后,曾润百、周伯仕等人投入到兵变的准备工作中。此次兵变的主力主要为杨森部队的官兵,因此,当时担任杨森部手枪连连长的雷震寰成为兵变的主要组织者。雷震寰决定首先策动手枪连中的士兵和下层官佐共同起义。

“来,干杯,祝我们此次兵变马到成功……”1928年6月,纯阳洞内,在和串联的10多名手枪连士兵歃血为盟后,雷震寰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雷连长,你说我们这次会成功么?”一个士兵向雷震寰询问道。

“会!只要我们齐心协力,就必然能打倒一切新旧军阀,解放贫苦劳工!”雷震寰笑着说。

那天之后,雷震寰就和这10多名骨干投入到暴动的准备工作中。

“与此同时,曾润百等人和同样隐蔽在杨森部的共产党员秦伯卿接上了组织关系,还通过原万县党组织负责人任志云等人组织了一支武装力量。”刘成全说。

动员完毕后,曾润百等人把暴动时间确定为当年6月22日,并草拟了暴动部队的公告,落款为“司令员秦正树、政治委员曾润百、总指挥雷震寰”。

“他们还确定了暴动的具体做法,即首先占领杨森开设的长江银行,查抄杨森的金融机关,接着由雷震寰出面,以‘荆轲刺秦’的方法,挟持杨森就范,并伺机成立川东苏维埃。”熊世忠说。

然而,就在他们为这场暴动进行最后的准备时,一场意外不期而至……

叛徒告密

兵变骨干不幸被捕

“看,那下面就是盘盘石所在的位置。”从万州革命烈士陵园前往西山公园的路上,熊世忠指着一处江面对记者说,当年曾润百等人就是在附近的一间草房内被捕。

1928年6月13日晚,在和参与万县兵变的20多名骨干进一步研究了准备情况后,曾润百走到一间茅屋内,准备放松一下紧张的大脑……

过了一会儿,当时负责联络的共产党员牟炽昌走进茅屋内,对曾润百说:“兵变一触即发,今天的会时间太长,参加会的人很多,是不是都靠得住?这几天风声紧,你是不是转移一下?”

听完牟炽昌的话,曾润百眉头一皱,过了一会儿才回答道:“暴动迫在眉睫,我绝不能走。转移的事,以后再说吧!”

牟炽昌走后,曾润百走到床边,继续思考兵变的种种细节。忽然,茅屋的门被一脚踢开,几名荷枪实弹的军警闯进屋内,用枪指着曾润百……

不仅是曾润百,当天夜里,筹备兵变的20多名骨干除时任《万县日报》社长的共产党员秦正树得信逃脱之外,其余都悉数被捕。

“他们之所以被捕,是由于当初参加太白岩纯阳洞拜把活动的一名上士贪慕虚荣,提前把兵变的消息告诉了杨森。”熊世忠说,得知这一消息后,杨森即命令执法队在盘盘石附近埋伏,将刚开完会的他们一网打尽。

周伯仕

雷震寰本版图片均由记者谢智强拍摄、翻拍

宁死不屈

革命志士杀身成仁

“我晓得你是闻名川南的共产党,年纪轻,又有才华,不错嘛!我看得起你,只要你洗手不干共产党的事,跟我杨某人走,我保你高官厚禄,前程似锦!”面对曾润百,杨森说。

“我们共产党人只知道干革命,打倒帝国主义,打倒你们这些帝国主义的走狗封建军阀,好为劳苦大众谋生存。”曾润百呵斥道。

1928年6月14日,万县监狱内,杨森亲自审讯曾润百等人,但当他用高官厚禄诱降曾润百和周伯仕时,得到的只有怒斥!

更让杨森没想到的是,在提审雷震寰时,对自己这个曾经的学生,他本想用师生之谊说服雷,让他“悔过自新,进行反共”,却换来雷震寰一句“头可断,共不可反”的反击。

劝降不成,杨森就对曾百润等人施以酷刑。在短短的三天时间里,他命手下用烧红的烙铁炙烤曾润百等人的胸背,在对周伯仕施以“烧八团花”“鸭儿浮水”“坐老虎凳”等酷刑都不能使之屈服后,他们竟丧心病狂地施用“钉活门神”,即用一颗颗大铁钉将周伯仕的手脚钉在厚厚的门板上,铁钉穿肉刺骨,痛彻肺腑。

即便如此,曾润百等人依然表现出宁死不屈的大无畏气概,周伯仕被钉在门板之上,依然高喊:“我是共产党,你们要杀就杀!革命总有一天要成功……”

在狱中,曾润百、雷震寰等人还写过数封家信。雷震寰在给曾经是同盟会成员的父亲雷润生《绝笔书》中写道:“我的死是很光荣的,在将来的革命史上也是很光荣的……父亲,你也是革命者,你是晓得革命要牺牲的,不能成功,亦当成仁。”

曾润百更是给家人写了两封意思相同的信,信中写道:“我现在处于脚镣手铐之中,受过闻所未闻的惨刑。但敌人的酷刑,摧毁不了真正共产党人的坚定信念……我之死是为革命而死的。我们的革命事业将来一定会成功的,请家里的人,不要因为我之死而抱悲观。”其中第一封信的末尾写道:“润百写于死前数小时。”第二封信末尾写道:“润百写于死前一小时。”

志士们殉难之后,他们生前的好友陈江、丁其如请求万县慈善组织——浮尸会出面,与杨森交涉后,将遗体收殓安葬于太白岩下。

“1996年至2002年,历时7年,我们在烈士遗体的收敛地修建了万州革命烈士陵园。”刘成全说,先烈们对川东革命斗争的实践与探索,尤其是对共产主义信仰的无比坚定,激励着无数仁人志士为革命的成功前仆后继。

责任编辑: 闫小芳
博聚网